1. <button id="uvloc"></button>

      <button id="uvloc"><acronym id="uvloc"></acronym></button>

      <dd id="uvloc"><track id="uvloc"></track></dd>

      <tbody id="uvloc"><pre id="uvloc"></pre></tbody>

    2. 天龍八部玩家原創同人小說:菁華浮夢

        所在服務器:超級雙線——戰魂

        角色名稱:〞蓮翼·雪﹏

        發帖時間:2013年05月28日

        內容簡介:原創小說

        十年前的游子夜,怎么也不會想到,被稱為一世無雙的自己,會像如今一般,只因一句話,便落下淚來。

        【一】

        十年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八卦。

        峨嵋紅顏淑女劍,陰陽太極尊武當。此二句,便是形容江湖上幾乎無人不知的兩個人,峨眉俠女木瀟湘和武當新秀游子夜。

        江湖傳言,木瀟湘與游子夜在成名之前便互相愛慕,險些私定終身。然后游子夜自兩年前的武林大會一套陰陽劍法闖進前三甲后,再加上英俊的相貌,讓很多女子趨之若鶩。于是,被公認為青年才俊的游少俠,也開始了他的風流之路,有道是“一入孟浪深似海,枝枝紅杏出墻來”啊。

        似是為了呼應游子夜的風流一般,此時江湖上也傳開了峨嵋派欲為門下弟子木瀟湘舉辦比武招親以及據說是木瀟湘本人所言的“三不嫁”。

        一不嫁商賈;

        二不嫁皇族;

        三不嫁武當游子夜。

        木瀟湘雖不如江湖第一美人莫素素漂亮,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故而峨嵋的請帖一發,聞風而至的招親的和看熱鬧的幾乎把峨嵋山圍得水泄不通。偶爾突然竄出一兩只猴子,在見到如此的陣勢之后,也會頭也不回的鉆進林子。

        此等盛況,自是少不了愛好熱鬧的游少俠。

        當游子夜一踏上峨嵋山的地域,就受到了非同一般的關注,諸如“搶親”、“花心”之類的字眼處處可聞。面對如此狀況,游子夜揉了揉發疼的額角,故作鎮定的跟隨小廝走入為自己準備的房間。關上門,才終于有片刻的清凈。

        外面比武轟轟烈烈的進行了三天,游子夜也在自己的院子里閑了三天。第三日夜幕,已決出最終的勝利者——段墨白,無門無派。峨嵋孟掌門做了最后的總結“段公子七日后再來迎娶湘兒吧”,便遣退了所有人。

        是夜,天氣似乎很陰沉,天空上依稀能辨認出幾顆星星的方位。

        游子夜坐在院子里自斟自飲,抬眼見到門口的人影,輕笑:“你來了。”

        門口的木瀟湘一身翠色衣衫,左肩背著包裹,右手一把秋水無痕劍,淡淡開口:“我不想嫁給他,子夜,帶我走。”

        舉著酒杯的手微微一頓,開口卻是不容拒絕的堅定:“好。”

        第二日,“木瀟湘逃婚了”、“游子夜消失了”、“木瀟湘和游子夜私奔了”(請參考沙師弟經典名言)三條消息傳遍各門各派,舉國歡騰,啊不是,舉江湖震精了。震驚之余又暗暗慶幸:還好我那個不成器的徒兒沒贏到最后。

        【二】

        游子夜看著走在自己前面只留一個背影給自己的木瀟湘,心思百轉。世人都當他二人為金童玉女傳了多年,卻不知道,木瀟湘心中的人,從來不是他游子夜。而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大理**世子、比武招親的最后贏家——段墨白。

        她的三不嫁,也全都是因他一人而定。只因,他的父親是大理**,母親乃大理巨賈之女,而游子夜,又是那人的弟弟。

        他們自幼便相識,木瀟湘和段墨白互相愛慕了多年,最終,段墨白沒能反抗過圣旨,迎娶了大宋公主,亦或是從未反抗過。木瀟湘黯然返回峨嵋山,卻未曾想到自己本已下定決心比武招親后那人也會來。

        游子夜默默嘆氣,說起來,他們的相識還是源于他。

        游子夜的母親是個溫婉的蘇州女子,與**結識之際并不知他家中已有了妻兒,并在知曉后毅然帶著八個月的身孕離開了他。分娩之際死于難產,恰逢武當掌門路過,才撿起了路邊的正在啼哭的游子夜,并安葬了他的母親。身世是他母親早就寫好的,還囑托他,不要怨恨。

        游子夜確實沒有怨恨,他只是想知道那個讓母親至死都眷戀的男人和他的妻兒到底是什么樣子。所以,在一次**府廣發英雄帖請中原武林到大理做客之際,游子夜帶著他剛剛認識的峨眉派小師妹木瀟湘去了王府的后花園閑逛。就是在那里,他們見到了**妃和世子。

        其實后來的很多年,游子夜都想問木瀟湘:“他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長得漂亮點個子高了點又是個世子么,你怎么就不能喜歡我呢?”但是每次話到嘴邊,都會被他咽回去,只因他怕聽到一句,你不是他。

        世上那么多可以比的東西,偏偏一句“你不是他”便讓一切失去了可比性,也就失去了,競爭的權利。

        【三】

        隨后的幾個月,兩人一路北上。游子夜不愧是做過兩年的風流公子,大城小鎮的美景特色都了解頗深,講起來也頭頭是道,間或摻雜一些怪異奇談,倒總是能逗笑木瀟湘。而到這個時候,游子夜也會笑的異常春風拂面。

        本來覺得這樣的日子確實不錯,然而漸漸的,游子夜心中卻莫名的多了些恐慌。

        木瀟湘的睡眠時間越來越長。起初游子夜是沒怎么放在心上的,只當是兩人白日里太累,木瀟湘又說自己是一到夏日便多困倦的,也就沒有深思。而現在,游子夜卻發現,以前有些輕微響聲都會清醒的木瀟湘,如今總要用可稱得上是砸門的力氣才能喚醒她,并且,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連走路也是越來越虛浮。

        然而木瀟湘好像沒有發現自己的改變,仍是堅定著向北走,偶爾被游子夜逗得笑岔了氣腮上出現紅暈時,整個臉才不會顯得那么病態,恢復一點活力。

        游子夜還在思考如何旁敲側擊出木瀟湘的狀況,卻未料,木瀟湘會自己跟他坦白。那是二人行到洛陽之際,目睹了一場奢華的婚禮后,木瀟湘說:“子夜,我知道你在擔心我,不過沒關系的,我沒有受傷,也沒有中毒,更不是心里煩悶,只不過,是中了蠱。”

        木瀟湘中的蠱,是子母蠱,而親自為她種上蠱的卻是,段墨白。這種蠱的副作用并不大,只不過當子蠱距離母蠱太遠而時間又過長的話,便會在宿主的體內亂竄,痛楚難當。木瀟湘擔心自己晚上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每日入睡前會點自己的睡穴。而隨著時間的增長,子蠱的行為已經稱得上是肆虐了,木瀟湘只好每日用更多的真氣來點穴,自然睡得時間也就越來越長。

        但是木瀟湘沒有告訴游子夜,他們要去的目的地,據說一年四季都被冰雪覆蓋的銀凱雪原會讓子蠱進入短暫的休眠期,但是只要他們離開,子蠱再次復蘇就會鉆入心臟,讓人可能忍受不住突如其來的疼痛而,暴斃。

      提示:鍵盤也能翻頁,試試“← →”鍵
      超级惊悚直播